一只穷到塞土的馒
以下是lof里的圈
南薛北张 洁癖
极限挑战 渤推
主双黄猪羊
不吃菠萝卜 磊落磊
SpeXial 宏晋纶推
退坑已久不脱粉
主宏晋闳杰晨熙桓纶风易
不能接受EIE ETE 风纶风
Pandakill 四驱推
主J酒双潇
四躯乱炖皆可
明星大侦探 炅推
主双北魏白
没有洁癖
希望吃不逆的可以尊重逆家

被塞土的词穷馒

© 被塞土的词穷馒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黄/骏博︱“单方面”恋爱1

原梗来自番剧《恋爱研究所》
徐朗日系吐槽役OOC预警(虽然并不重要
没看过男闺蜜方骏可能OOC预警
还是没有写出我心里的高博Orz
——————————————————————————————————————————————————
徐朗和小曼结婚那天,高博去了
    
虽说徐朗和他又是情敌又是商业敌对关系,但是毕竟也是多年的朋友了,出于礼貌,高博还是要去参加的
   
“欸脖子!”
   
婚礼结束正准备离场时,高博听到了从后面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徐朗小跑着到他面前,捏捏他的后颈,高博嫌弃的抖了抖肩他就松开了手,“哟,脖子好啦?”高博白了他一眼,“也不想想是谁害的”
    
徐朗笑了笑,高博拿起手机回了个短信,徐朗偷瞟一眼,高博撇开手机等他一眼,徐朗一脸八卦地开了口“哎哟,之前听你助理说你交了个男朋友,怎么,发短信呢?”
    
服务员送了两杯水上来,徐朗招招手示意不要了,高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男朋友?”徐朗点点头,“嗯,上次公司里你助理还跟别人八卦呢,说是交往半年了快”
     
高博眉毛挑起一边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一号人物”
    
“……你这话怎么像是在说你的小学同学,那是你的男朋友不是吗…”
      
高博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推了推眼镜,“我和他是异地恋,我在北京他在天津”
   
“……真是好远的异地恋哦”
    
高博扳起手指数了数,“说起来,我好像半年没联系过他了”
   
“你们不是一共就交往了半年吗!?”
    
高博想了想,“好像是的”
   
“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高博点点头,徐朗无力吐槽地扶了下额,高博疑惑地挑起眉“婚结完了你不和小曼回去吗?”徐朗摆摆手,“小曼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请了特别多亲朋好友,明天还有一场呢”高博轻笑了一声,“还没听说过婚礼办两天的”
   
徐朗也笑了笑,高博把水杯还给路过的服务员,徐朗带着笑看向他,“一会我也没事了,那么久没见了,咱聊聊?”高博脸上写满了疑惑,“聊聊你我的近况,话说你现在住哪啊?”
   
   
   
  
    
“这小地方可以啊”
   
进了门,徐朗熟门熟路地到处逛,高博懒得理他,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两瓶水出来
   
徐朗颠颠手上的水,开口询问,“没有酒吗?”
     
“戒了”高博淡定的回答“你明天不是还有一场婚礼吗,你那酒量喝晕过去我可不负责把你扛过去”
   
徐朗明显没听到后面的话,一脸震惊地坐到高博旁边,“戒了!?”高博淡定地点点头,徐朗瞪大眼睛伸手在高博身上摸来摸去,摸得高博很是不舒服:“边玩去!戒个酒有什么怪的,还上手!”
      
徐朗完全没理会高博说了什么,摇摇头:“曾赫赫有名的高酒王啊,居然会戒酒!?你应酬也不喝吗?”
     
高博咳嗽一声“应酬会喝一点,在家不喝”
    
后半句话让徐朗从一脸震惊变成一副写着我明白了的样子指指高博,“戒酒是因为你男朋友吧!”高博也没否认:“他天天念喝酒伤身体,烦死人了”
    
“你还说没联系!”高博啧了一声站起身熟练的走到旁边的柜子前拉开柜门翻找,“我说的联系是指双方的交流,不包括单方面的联系”随便翻两下找出一个收纳箱,放在徐朗面前的桌子上
      
徐朗探身去看,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很多信,徐朗随便拿了一封,“你这男朋友古代人啊?什么年代了还写信”
    
“他说什么手写的文字更能表达感情”高博冷笑一声
    
    
徐朗打开那封信,上面整整齐齐地写着不算好看的字,开头说了很多他那边最近发生了什么,以及他最近在忙着冲业绩只为可以多得假期回来陪高博,剩下就是一份细致的菜谱,徐朗看着这密密麻麻的信纸,又看看坐在旁边捣鼓电脑的高博,“你们俩这性格差别真是…”
    
高博冷笑一声,推推眼镜,“你对我的性格有什么意见吗?”
    
徐朗飞速地摇摇头,然后继续研究箱子里的信,高博估摸着他已经看完刚才那封信的内容了,“他每个星期,都会寄很多东西给我,大部分都是吃的,真空包装的那种,他说他担心我的选菜能力。”
    
徐朗点点头,继续看信
    
有两封信的时间隔了十多天,这人在十多天后的那封信上写了很多对不起,画了个下跪的表情表示自己上次因为一些原因忘记了,跪求高博不要生气,徐朗笑笑,高博男朋友的性格和他真的不是一点点的反差
    
看了好几封,徐朗摸清了高博的这个小男朋友每个星期六都会寄一封信过来,而高博从来没有回过信,这就是高博所谓的“单方面联系”
     
每封信都没有很崭新,有些上面滴了几滴油,有些曾被水浸湿过,徐朗抬头看了眼认真看文件的高博,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有不少创可贴,想起曾经陪他做饭笨拙到炸毛摔门离开喊不干的高博,看着信纸上的痕迹,脑补出高博对照着信纸做饭的样子,一会切到手一会被油烫的炸毛的样子,气的快要离开厨房的时候又走回来别扭的看一眼信纸然后拿起来继续做饭的样子,笑笑知道这是他别扭的表达喜欢的方式
    
   
   
  
   
气氛僵了好一会,高博一直在看文件没开口,徐朗把信放回去整理好,收纳箱放到地上:“脖子,你可以给我说说你们的事儿吗?”
   
高博愣了下,关了电脑,转过身子正面直视徐朗:“看信看出什么了?”
    
徐朗挠挠没有头发的头,“没看出啥,就挺好奇你们是怎么…哎你懂得”就很好奇你是怎么喜欢上这人的,徐朗含含糊糊地不愿问出这句话
    
高博轻笑一声,以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徐朗,“我不懂”
     
徐朗没辙,无奈的摊摊手不知道怎么回答,高博蔑视的眼神暗了光,盯着放在地上的信的收纳箱,“徐朗,你还记得方骏吗”
   
  
 
   
-tbc-
晚安。(其实也可以说早安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