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穷到塞土的馒
以下是lof里的圈
南薛北张 洁癖
极限挑战 渤推
主双黄猪羊
不吃菠萝卜 磊落磊
SpeXial 宏晋纶推
退坑已久不脱粉
主宏晋闳杰晨熙桓纶风易
不能接受EIE ETE 风纶风
Pandakill 四驱推
主J酒双潇
四躯乱炖皆可
明星大侦探 炅推
主双北魏白
没有洁癖
希望吃不逆的可以尊重逆家

被塞土的词穷馒

© 被塞土的词穷馒 | Powered by LOFTER

大薛︱薛之谦的日常窥屏3

因为生病一直睡眠都很差的我…
反正睡不着就来写文了哈哈哈哈…
那么久才更…
不要打我…
大概五章完结…
我觉得我写偏题了…
希望各位不嫌弃…
————————————————————

-
 
      刚下了飞机跟着工作人员到了领行李的地方,大张伟就收到了来自薛之谦的微信。
 
 
      “大老师…
      你今天录完天天有空吗…”

 
      明明是一句话却在停顿处分成两段发了过来,而且后面都有那代表性的三个点儿。
      这是薛之谦打字一贯的风格。
      而大张伟就不一样了。
      他再多的话都是只用一段就全部发完了
      因为是发语音…
 
  
      高铁站的薛之谦听完语音后强忍住想要砸手机的冲动,快速的敲打了键盘,甚至连最后的点都换成了若干个感叹号
      大张伟你神经病啊!!!!!!!!!!!
      发完后手机几乎是被薛之谦砸进书包里的
 
 
      薛之谦特别不能忍受的东西之一就是特别特别特别长的语音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手机那么容易烂就是因为他微信里那些人发的长语音给逼疯然后自碎其身身亡的。
      况且刚刚大张伟还给他发了一个超级超级长的语音,前面的五十七秒是有一段没有一段的说话声音,薛之谦将听筒凑近,集中精力地想确认语音里的内容,然后就被最后三秒里面大张伟突然大声的略用笑腔的“啊?哦薛薛老师啊,您找我有什么事儿么”一句话吓了个正着
 
 
      大张伟捧着手机看着薛之谦气鼓鼓的回复,眯着眼笑,仿佛薛之谦就站在他旁边踢他屁股,双臂夸张的张开,在他耳边大喊神经病啊!
      这样的薛老师,超级可爱。
 
 
 
-
 
      待薛之谦气消了,从包里翻出手机,重新点开和大张伟的聊天。
      没像以往一样翻看前面的聊天记录,薛之谦快速敲击着键盘,盯着发出的消息停了一会
      “没事的话…
      录完天天联系我经纪人来我酒店找我吧…
      演唱会的微电影找你拍个vcr…”
 
      犹豫着在对话框打了一句“好久没见了有点想你…”琢磨了会,瞟到手机电量已经见底,薛之谦随手呼噜了下毛,点了删除就转身去找充电器。
 
 
      然后手滑点到的发送就和黑屏一起进行了。
 
 
      大张伟坐在演播厅后台化妆间里,向刘迎要了行程表,拿起手机打算给薛之谦发自己去不了的消息,一句想你了抢先霸占了聊天屏。
      顿时脑袋一片空白。
      妈的,还录什么综艺节目。
 
 
      “刘迎,帮我把天天后的行程推一下!”
       之后就是一阵大笑声,刘迎回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下一次看见的就是在天天向上录制现场全程挂着傻笑状态好的不得了的大张伟
      涵哥也只能提提醒让他别那么激动,在嘉宾表演的时候也没忍住走到大张伟后面调侃了几句
      “大张伟,你真是看什么都是你家薛啊”
      得,又开始傻笑了。
 
  
 
-
 
      薛之谦听到大张伟和张鸣鸣说话时心里暗自开心了一下,但又很快速的意识到自己那躺在床上的手机上有着不可以给大张伟看到的内容。
      于是想都没想就对着外面喊了一句
      “我在洗澡!!”


      希望自家经纪人能从自己焦急的语气里领会到让她把大张伟带出去的意思。


      “那张伟老师您进去等谦谦吧,他在洗澡我也不方便进来”随即就是一个清脆的关门声
      但是张鸣鸣还是领会到了自家老板是在给他递话的,只不过是意思偏了点。
      “哎哟呵那么风风火火呢,难怪能…能当您经纪人啊薛老师”
      大张伟站在厕所门口,抬抬头调侃了下薛之谦后就是一阵欢快地向着房间里面的脚步声
 
 
      生无可恋。
 
 
 
 
 
      操。

 
      在淋浴间站了一会,薛之谦随意的穿了一件大一点的t恤就出来面对现实了。
 
 
      走到房间的时候,薛之谦看到大张伟坐在窗边凝视着窗外,虽然坐姿还是那经典的二大爷葛优瘫,但是皱着眉头轻咬着下唇,微微眯起眼睛,额头稍微有点虚汗的样子和节目上那个总是挂着笑脸的那个简直就是极与极。
      睡不到大张伟的人生还tm有什么意义。
      此时薛之谦的心情和他常用的用的“张鸣鸣的小号”的微博名一样
 
 
 
-

      当事人似乎意识到了薛之谦从厕所里出来了,刚转过身,一只头发还没擦干,只穿了一件貌似是买错号了的大到盖过一半的大腿的T恤,被淋浴间的暖灯哄得脸有点微红的薛之谦注视着自己的样子映入大张伟眼帘。
      “我靠,薛老师您这是勾引谁呢”
      噗嗤笑了一声,指着眼前这人,吐槽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薛之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有些害羞的转过身,随口就回答了这人
      “习惯这么穿了,你又不会干嘛”
      回答完后薛之谦才意识到语气有些暧昧,手捏拳轻敲了自己一下,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手机,感觉位置好像没什么变化,放心的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解锁了锁屏,打算转身躺在床上继续看文。
 
 
      于是转身的时候就和刚才走到他后面坐下的大张伟撞了个正着。
 
 
      “卧槽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由于靠得很近,刚才的内容大张伟看到的可能性很大,薛之谦大吼了出来。
 
 
      “我就是好奇您在看什么呢,怎么那么大脾气啊,您不会真在看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是不是那些什么个开心的事儿,哎哟喂都懂都懂,不打扰您看了啊,我先去上个厕所咱们再拍您那什么vcr”
      被薛之谦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大张伟顿了半响后,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了这番话就下床去了厕所。
 
   
      薛之谦躺在床上,直到大张伟进了厕所后才解除紧绷的模式。
 
 
       妈的,这比看那什么开心的事儿还要羞耻多了好吧。






-tbc-

评论(9)
热度(88)